比特人-比特币第一中文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register)
查看: 43|回复: 0

观链采访:他给爸爸说,钱太多了,用不完怎么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30 13: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姓以Z开头,所以我们就用Z来替代吧。


在那么多惊心动魄的大起大落之后,我们讲一个普通人的炒币故事。也许,这样的故事,离你更近。另外,故事的最后,能有你意想不到的收获。


1.初识比特币

Z是云南人。他自己说,从小就穷,没见过大钱。

采访了这么多故事,我发现,成长环境对我们影响深远。即使在看似无关的炒币这里,也有成长经历留下的印记。

Z还说,自己性格不好。他说的性格不好,就是说性格内向,不善表达。

其实,内向的性格,并不是性格不好,很多很有成就的人,性格都内向。比如,大名鼎鼎的马化腾,也性格内向,但他做的产品,性格外向的马云望尘莫及;这几天一首歌能收钱上千万的华人流行音乐教父周杰伦,也是个腼腆而内向的人。内向性格者的创造力、钻研能力,都远远胜过外向型的人。

内向和外向,从无优劣之分。在我的观念里,“性格不好”这个短语,不是形容性格内向,而是形容控制不住发脾气。观链哥希望这段话能让Z更自信,希望他接纳自己的内向性格。

但在年轻的时候,内向的性格,的确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小困扰,特别是在恋爱这件事上。于是,2016年,Z在网上接触到了pua,由此认识了一个著名的大V。在这个大V的影响下,了解到了比特币。

2016年,比特币的行情和今年有点像,不温不火,即使上涨,也涨得很温和。所以比特币并没有打动Z。

现在Z回忆说,自己从小没有接触过任何的投资理财观念,对比特币讲的那一套投资逻辑,毫无感觉,导致他错过了2016年比特币牛市启动前不错的涨幅。

转眼,就到了年底,比特币最高涨到了接近一万。然后砸盘下去,过年期间,又快速回升。

2017年年初,有一个项目叫snt,号称要用区块链技术做社交网络,在北京召开大会。当时是很大的一个项目,行业内的知名人士,好多都在支持。当时,据说V神要过来,但最后V神没来。其他有几个名人到了,还在大会上发言。

Z去开了会,全程听下来,觉得这区块链还是很有价值。

那时,比特币8千。到了2013年的历史高点,他在大V的那个群里,加了一些朋友。聊了很长时间了,比较熟悉和认可了。在这些朋友的鼓动下,他决定买比特币。

当时,云币网是最火的。在朋友手把手的指引下,他注册了云币网,还注册了imtoken钱包,又学会了怎么充钱,怎么买币,买币后,又怎么转到钱包。至今,Z依然感谢这些朋友,他说,一个小白进入币圈,非常懵逼。他觉得,区块链行业,门槛不低。没有朋友领路,他不会和比特币结缘。

他才毕业,没多少积蓄,只用了8千块钱,买了一个。

2.辞职

那段时间,比特币涨得很厉害。只几天,比特币就涨到了一万。他想,这钱来得太快了,继续把自己工资积攒下来的其他两万多,也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到这里,他总统投入3万块钱的样子。

比特币继续涨,他还想买,但是没钱了,怎么办呢?

给弟弟借呀。他有个亲弟弟,没有读大学,已经工作了很多年,有些积蓄。他给弟弟如实讲了借钱去买比特币,弟弟虽然不懂,但还是借了三万给他。
他用这3万,大部分买了以太坊。以太坊当时的价格700左右,他买了40多个。

13.jpg

我在K线图上查了一下时间,应该是5月中旬。

从K线中你可以看出,那段时间涨的很疯狂。以太坊从几百块钱,十来天时间,就拉到了两千多。

Z前前后后进的几万块钱,已经翻了好几倍了。那时候,一天的涨幅,都远远超过他一个月的工资。

他觉得炒币太赚钱,上班没意思。于是就辞职,专职炒币。

这是我们写过的故事中,辞职最快的一位。Z笑着说,没办法,以前太穷,没见过大钱。


3.峰会

辞职后,Z又从信用卡套了3、4万块钱出来,还是买了以太坊。

当时,I色O已经开始火爆了。他也用以太坊,去投了一些新项目。周鸿祎的花椒直播,也发了币,他投了。人人网也发了币,他也投了……

每个新项目,他固定投5个以太坊,前前后后投了很多项目。那时他的想法是通过I色O赚更多的以太坊。

2017年7月份,由政府举办的“亚太区块链峰会”在成都召开,Z从云南飞过去参加。

那时候的币圈,还不像现在这么大,这么鱼龙混杂。那次会议,来了很多比特币早期的布道者、名人:当时风光一时的政务链创始人万麟,号称中国几大公链之一的量子链的创始人帅初,还有后来币乎的创始人咕噜等等。

但那次大会,最高调的,还是宝二爷。

宝二爷那时候风头正劲,非常活跃。大会结束后,宝二爷包下一个大火锅店,一整栋楼,请所有参会者吃火锅。

啤酒用大卡车拉到火锅店门口,超过1000人一起吃火锅,那是怎样的盛况?

Z说,宝二爷也许是因为比特币涨的厉害,赚钱了,也许是为了炒作。Z现在回想,那是牛市独有的狂欢曲。

吃火锅期间,宝二爷上台发言,说了一些牛市的看法。为比特币喊单,大家欢呼成一片,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的梦想与激情。
宝二爷讲话结束的时候,说给大家介绍一个大佬,一个真正的大佬:赵东。

相对所有人的兴奋,被宝二爷隆重推荐的赵东,显得非常冷静。冷静得看上去,情绪低落,很沮丧的样子。也许是赵东爆仓还欠着别人的币吧。

Z和几个朋友,跑到赵东的那桌,去敬酒,认识赵东。赵东给他们说,别看现在I色O那么火爆,将来一定会一地鸡毛。

至今,Z想起赵东的这句话,还是敬佩不已。18年I色O代币崩得惨烈,应证了赵东的冷静和思考。


4.94事件

从峰会回来后,比特币每天都在上涨,从一万多,涨到了两万多,以太坊从几百块,涨到了一千多两千。Z最初投入的六万块钱,已经变成了20多万。那段时间,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用以太坊,投新项目。

每天,闭上眼睛睡一觉,他的账户就增加几万块钱。8月底,比特币到了3万多,以太坊上了3000多。他所有的币,价值已经到了30多万。

其实在94之前,就有媒体已经放出了国家要管I色O和交易所的风声。他那时加了一个币圈小V做的付费社群,小V在群里说,国家要清理I色O,叫大家卖掉I色O的代币。

Z当时当然没有听这种建议,结果一两天后的9月4日,关闭交易所,I色O退币的消息,就公布了,坐实了。

所有币,立刻进入了暴跌模式。跌得让人完全懵了的感觉。抛吧,看跌的那么惨,想起以前的市值,有舍不得。不抛吧,第二天,继续暴跌。

从17年年初炒币以来,受到大V的影响,他的思维一直是币本位。币本位容易死拿,遇上熊市很难跳掉。这是他的底层炒币操作系统,可以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除了I色O的代币,他主要持有的是以太坊、比特股。很快,他高峰期的30多万,就跌了一半,再跌到了十万块钱。最后,跌破了他的成本,剩下3万块钱。

那段时间,早已辞职的Z无所事事,整天到处闲逛。不敢想币市里面的钱缩水了多少,想起来就隐隐作痛。

他想,牛市知道要再等一年吧。这样闲着也不是办法,找个工作干吧。

小蚁在云南,有个做身份认证的分部,他专门过去看了一下。很简易的办公室,挂了张牌子,有几个开发人员。他去聊了下,发现他们不招人。

Z到了北京,去找一个朋友,说想找工作。朋友说,有个大机会,把他带去参加一个会议。在一个很偏僻且破烂的地方,几十人乌央乌央挤在一起开会。旁边的厕所脏得要踮着脚尖,才敢走进去方便。开会讲的内容,全是低端洗脑。他一看,就明白这是传销,要朋友离开。朋友当时发火了,说要嘛就别跟着来,要嘛来了就安心听完。他说,听完,你信了,就完蛋了,跟着这帮人去搞传销?他死活把朋友拖走了。后来,朋友说起这事,还感谢他。


5.牛市

Z没找到工作。但很快,就不用找了。因为,牛市又来了。

他和朋友从传销会议现场逃出来后没几天,他突然发现,EOS涨到三十多了。要知道,94后,EOS跌到了3块。跌得他都不敢经常打开APP看币的价格。
牛市又来了!

他私募的一个交易所代币,OTCBTC,创始人是台湾的郑伊庭,李笑来站台。这个项目在圈内小有名气,Z依然投了5个以太坊,一万多个代币。此时,OTCBTC已经涨了几十倍,最高涨到了30多。但还在打鸡血,说要涨到一百去。他在27出了一部分,后面跌到10块钱,出完了剩下了,只这一个币,赚了几十万。

那时,山寨币都涨疯了,特别是94时跌得惨烈的那些新币。而他,投了的新项目达到了几十个,多得他现在好多都想不起来了。

尽管,大多数项目,没有OTCBTC涨得好,但也有几倍,十来倍的涨幅。

只有以德交易所,把他坑惨了。这个项目观链哥很熟悉,见证了以德从众筹到上涨,再到钱多了,合伙人撕逼,卷款跑路。我记得以德的创始人中,有个人叫陈军。跑路后,以德炒币群变成了维权群,投资者天天在群里面说抓陈军坐牢。而陈军找了个才毕业的小太妹,在微信群里和投资者对骂。

我有个朋友很看好以德,重仓投了100多个以太坊。所以我全程了解以德这事儿。相对来说,Z算好了,只在以德亏了5个以太坊。

以太坊涨到了1万RMB,他算了一下,他投出去的各种山寨币折算成以太坊,加手中的比特币、以太坊,总共折算下来有140多个以太坊,也就是140多万RMB。

那是2017年年底,2018年年初。

他回到云南老家,给父亲说,钱太多了,用不完怎么办呢?

他爸说,要不取出来买房子什么的。

6.借钱

这个故事前半部分昨天写出来后,有人问:100多万就可以买房了?

我说你们这些大城市的高富帅犯了几个严重错误:

第一,即使在北上广深,依然有5万以下的房子,80平米400万,首付3层120万,140万怎么不够呢?

第二,祖国之大,960万平方公里呀。除了北上深这些城里,还有广阔的“乡下城市”。就说成都吧,有10万每平的房子,也有5万的区域。但大多数的房子,不过2万左右。偏远一点的,才一万多。140万几乎可以全款呀。全国大多数省会城市,房价也就这个样。

第三,140万少吗?听别人的故事觉得少,放我们自己身上,就不少了。别忘了,大多数城市的平均工资,也就三四千。中国人去年的人均存款才5万哦。还是和马云这样的富豪、动则搜出几十亿的贪官,平均的情况下。

第四,有个调查,90后人均负债十几万。我毕业那会,能像Z一样挣140万,估计我会飘得想追范冰冰。

开个玩笑,其实都是我的错,以前写的那些故事,赚钱的数字太大,撑大了大家看热闹的胃口。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继续讲故事。

话说当Z给爸爸说,钱太多了,用不完怎么办?他爸说,买房子。

大家都猜对了,Z没有听爸爸的话。能套现卖房,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韭菜,而是一个成功的庄家了。

18年年初那会,山寨币疯狂涨,比特币虽然不涨反跌,但无数的媒体,还在打鸡血。当时,有一种说法,说18年年底,比特币要涨到十万美金。

现在回头去看,很可笑,但当时没有人能反驳。因为牛市的算法是,越大胆赚得越多。整整一年的时间,都在证明这种算法的正确。所以,越是癫狂的牛市,钱越是出不来。

春节期间,以太坊从1万,很快就跌下来,跌到6,7千。EOS跌从80跌到了30。Z眼看着自己的财富一点点缩水,很不好受。当时他还沉浸在牛市的记忆里,觉得市场肯定还会创新高。这种情况下,他想到了继续加大投入,等涨了弥补损失。

他自己所有钱都在币市,也给弟弟借过钱了。他想到给堂哥借钱。

堂哥在工地做建筑工,存了二三十万,每一分钱,都是辛苦钱。

当时他的币虽然跌了,但也还有几十万,他给堂哥承诺,如果亏了,他用自己的钱补上,如果赚了,两人平半分。

堂哥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听了他说的比特币后,表示看不懂,不能投。

他当时很失望,打心底觉得堂哥不给自己投钱,将来会后悔的。

Z说,现在,他很感谢堂哥当时没把钱借给他。

他另外一个堂哥,他叫二哥,听他说了这番话,借了钱给他。

听得我心头一紧。我忙问,借了多少呢?

Z说,不多,两万块。

幸好借得钱少呀。

Z说,现在回想当时,真的像疯了一样。这两万块钱,他买了EOS。EOS的价格,在50左右。

后来,5月份,EOS涨到100多,他也没套现。他给二哥说,放在里面,还会涨的。

那时候王团长不是说,EOS三浪打过,上1000吗?他想,上500没问题。

7.工作

2018年5月EOS带动的那一波,几乎是牛市最后的挣扎。后来,几乎所有币,都开始了无可救药的下跌。

那时,他到了深圳。资产缩水得厉害,他却始终相信还有牛市。

他说,最初带领他入币圈的大V有个小圈子,他也在那个圈子里。大V2018年非常乐观,导致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从熊市出逃。

下跌,让人痛苦。他整天无所事事,闷闷不乐。

女朋友说,他不关注别人感受,活在自己的世界太久了。两人经常因此闹矛盾,吵架。

她觉得他应该出去找个工作。但他一年多没上班了,已经闲惯了。内心对重新上班,有些抵触。

他也觉得,天天在家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想着炒币,很不好。有时赚,有时亏,但当时的行情,亏的概率大得多。他认为女朋友说得很对,为了爱情,也为了度过难关,他开始投简历,找工作。

他还是放不下区块链行业,找了一个币圈资金盘项目上班。

那个项目开发都做完了,找了一些地推去做线下推广。公司给他的收入还可以,每月一万左右。

也许是他太久没上班,懒散惯了,也许是他从心底鄙视资金盘。才干了两天,他就看领导不爽,辞职走人。

他又重新找工作,面试了好多公司,最后也是在一个区块链公司,做新媒体岗位。工资收入低一点,但起码是正规区块链项目,而不是赤裸裸的资金盘,他终于安心上班了。

18年8月份,他已经上班了,但山寨币跌得太厉害了,他就清掉了,全部换成了ETH。包括后来涨了几百倍的EGT。他有3万多个EGT,当时卖了几百块钱,清到了最低点。

他把手中的币,换成了80多个ETH后,继续跌。9月份的时候,账户上高点的100多万,只剩下十万块钱了。

二哥给他打电话,说要用钱买车。他只好割肉,还了二哥的两万块钱。

Z说,那两万块钱,割得真痛呀。

2018年底,2019年年初,跌得最惨的时候,他的账户上只剩下3、4万块钱。

除了这些,还有些钱,投了大V的基金,熊的那么惨,肯定拿不出来。有的币,在锁仓中,还没有释放。这些钱,他当时认为,都打水漂了吧。


8.上当
Z说,自己在币圈,上了太多的当了。

有个叫大漠的人,最开始只是做代投,每次代投发币的时候,都给大家多返一点币。在群里发起红包来,也很大方,几千几千的发。

通过这些方式,大漠取得了大家的信任。最后一次性卷走了几个亿的资金,虽然后来被抓了,但投资者的钱,一分钱都没收回来。这些投资者中,就有他自己。他在18年的时候,投了几万块钱给大漠。

另外一个大V的基金,他在18年年初,投了十万。大V拿着那些钱,投了好多项目,但最后都亏得一塌糊涂。

18年年底,19年年初,他手中的80多个可用ETH跌到70多美金的时候,其实他还不怎么慌。

最慌的时候,是2019年,前段时间。尽管,ETH涨了三四倍,从70多美金,反弹到了300多美金,但他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原因来自工作。他在上班的项目方,做媒体宣传。今年,那个项目的代币,不但没涨,反而在跌。老板说,花了三千多万,没挣到钱。项目方也召开大会,做了很多事,但市场毫无起色。

作为一个炒币者的时候,容易把项目方看的高大上。在项目方待久了以后,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说,项目方看起来在做事,但是,做的事毫无价值。有些项目,老板也很low,做项目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割韭菜。

就说他所在的公司吧,发心很好,最初本来不是资金盘。但市场行情不好,做着做着就成了资金盘。当韭菜越来越少,币价一直跌,项目方又要用钱,只有套现。套现就逐渐玩成了嘴炮拉盘的资金盘。

他作为新媒体运营,在币价跌跌不休的情况下,还要打鸡血,说谎话,给人洗脑。他觉得内心备受煎熬。

今年8月份,他从公司辞职不干了。

Z说,他接触了这么多项目方,基本上都是骗人的,绝大多数山寨币,毫无价值。他领悟出来,投资区块链,普通人最多只能赚点小钱。做要紧的,还是要做好手中的事,这样,就能拿稳比特币,主流币。

Z现在看中的,不仅仅是炒币,而是为这个行业,做有真正价值的事。他觉得,如果只炒币,迟早会亏完。


9.今年

今年,他投了bitmax交易所,表现得非常不错。涨了十多倍,已经价值十来万了。只是在慢慢解锁,所以,他干脆忽略不计,不考虑在自己的资产中。

他今年错过最大的机会,就是抹茶。年初的时候,他在做公众号。抹茶说,写篇文章,币以一分的价格,给他5千的额度。当时他觉得这是个单机币,拒绝写奶文。后来抹茶的平台币涨了一百多倍。

Z说,他从入市6万块钱,到炒成一百多万。如果不算还没套现的基金,和bitmax这种慢慢解锁的币,现在他只剩下十多万的ETH。除了欠亲弟弟三万块钱,他不欠其他的外债。这两年,他也从提了二三十万出来用,也算把工资赚到了,还不能说亏损。

相对发了大财的,相对亏了几十万上百万的人,Z说,他自己算既不成功,也不失败的。他没有发财,但也不算最惨的。处于大多数人的中间。

实际上,我了解到,炒币亏了的人居多。所以,Z已经算成功的少数了。

他成功的原因之一,我想是相对保守吧。我和他聊天的时候,他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我写的另外的采访,有人会借几十万上百万,去赌期货。


10.换工作

8月份,辞职以后,最近Z重新找到了工作,是在一家交易所,也是做新媒体运营。待遇比以前高得多。更重要的是,他看中交易所,至少还有撮合交易的价值,不会像项目方,做成了资金盘。

相对大多数韭菜,他在区块链行业,早已不是一个投机者,而是实实在在,扎扎实实的从业者。

他说,对区块链的未来,非常看好。他愿意伴随这个行业,一起成长。

他的故事,也许你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他对山寨币的见解,站在行业从业者的角度,很深刻,也许值得你再读一次。​​​​


来源:观链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比特人-比特币第一中文社区

GMT+8, 2019-10-18 16:48 , Processed in 0.01911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