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人-比特币第一中文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register)
查看: 31|回复: 0

中本聪往事(二)世界上第一个收到比特币的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5 17: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estadmin 于 2019-7-15 17:56 编辑

作者:暴走恭亲王

前文我们讲述了 Hal Finney 传奇人生的开始,以及在PGP的密码战争中,Phil Zimmermann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在对抗整个美国政府。
书接前文,Hal Finney几乎是互联网上最早公开提到比特币的人。而就在比特币运行的第一天——2009年1月10日,Finney就发了一篇内容为“运行中的比特币”的推特,这很可能就是全球第一篇提到比特币的推特。而很多人就因此,认为Finney可能就是中本聪本人。我个人觉得这样的推论过于武断,而且中本聪费劲心机匿藏了自己的全部行踪,却大摇大摆的用自己真实身份来介绍比特币,这可能性实在不大。


而在11天后,2009年1月21日,他还发表了一篇内容为“看来应该给比特币增加更多的匿名性”推特。而在6天之后,Finney已经开始思考比特币挖矿对于未来环境的影响,他发表了一篇内容为“如果未来比特币要大规模被使用,可能要考虑一下如何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问题。”


图片来自推特

图片来自推特

2009年10月,Hal Finney在LessWrong的博客上宣布,他被诊断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缩写为 ALS)”,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渐冻人症”。

ALS也称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是一种渐进且致命的神经退行性疾病。通常由中枢神经系统内控制骨骼肌的运动神经元退化所致。由于上、下运动神经元退化和死亡,肌肉逐渐衰弱、萎缩。最后,大脑完全丧失控制随意运动的能力。最终会造成发音、吞咽,以及呼吸上的障碍。这种疾病并不一定会如阿兹海默病般影响病人的高级神经活动;相反,晚期疾病病人可一直保持清晰的思维、保留发病前的记忆、人格和智力。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有90%至95%的发病原因不明。约5%至10%遗传自父母。大约有一半的病例是由两个特定基因引起的。其导致控制随意肌的神经元死亡。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现今尚无根治方法。一种名为利鲁唑的药物可以延长大约2至3月的寿命,有一种无创通气治疗可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并延长寿命。肌萎缩侧索硬化症通常在60岁左右发病,但一些直系遗传病例通常在50岁左右发病。患者从发病到死亡的平均生存期为3至4年。只有10%的患者生存期超过十年,极少数生存期为50年甚至更久。大多患者死于呼吸衰竭。世界上很多地方,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的患病率还是未知的。在欧洲和美国,每年大约每十万人中就有2.2人确诊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棒球运动员卢·贾里格及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罹患此病后,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才开始被人熟知。2014年冰桶挑战视频在互联网上流传,提高了公众对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的认识。

在被确诊患有ALS之后,他基本上是在轮椅上度过了他之后的时间,即使他在轮椅上,他也始终是在继续编程,一直到他去世。他一直对于比特币社区的发展非常关心,提供许多独特的见解,并在适当的时候提出批评。

2013年3月19日,Finney在比特币社区最知名的论坛Bitcointalk上发布了一个名为“比特币和我”的帖子,里面谈及了他与比特币和中本聪在过去四年中的过往点滴,真诚的言语感动了社区的所有人。

比特币与我(Hal Finney)
March 19, 2013, 08:40:02 PM
我想我应该写写过去四年的经历,这四年于比特币,于我都是不平凡的一段时间。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我是谁,我是Hal Finney。我与 Phil Zimmermann 一起创建了最早的 PGP,开启了我的加密之旅。Phil决定成立PGP公司之后,我便加入进来成为了公司的第二位员工,我在PGP一直工作到退休。与此同时,我参与了密码朋克(Cypherpunk)运动,运行了首个基于加密技术的匿名重邮器。

接着快进到2008年末比特币白皮书发布之时,我发现密码学的老人们(彼时我也已年届五十多岁)多少有些悲观。而我却更加的理想化,我一如既往地热爱密码学,爱着它的神秘与矛盾。

当中本聪在密码学邮件列表中发布比特币白皮书的时候,他得到的只不过是一些充满怀疑的反应。密码学家见惯了一无所知的新手提出一个又一个宏伟计划。所以,他们往往会本能地作出这样的反应。

而我当时更加地乐观些。一直以来我都对加密支付相关的计划很感兴趣。此外,我还有幸见到了Wei Dai和Nick Szabo,并与他们进行了大量沟通,他们都承认这些想法可以通过比特币实现。我也曾尝试过自己创建一个基于工作量证明的货币——RPOW,所以我深深地被比特币吸引了。

当中本聪首次发布软件时,我便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我想我是除了中本聪之外运行比特币的第一人。我挖了大约70个区块,而且我是第一个收到比特币的人,当时中本聪为测试发送了10个比特币给我。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与中本聪通过电子邮件进行对话,主要就是我报告错误,然后他进行修复。

如今,中本聪的真实身份已成谜。但在那时,我以为我正在和一个有着日本血统的年轻人打交道,我感觉到他聪明且真诚。在我的一生中,我有幸结识了许多才华横溢的人,所以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这些特点。

几天后,比特币的运行已相当稳定,所以我就让他继续运行着。那时挖矿难度才只有1,根本不用GPU,使用CPU就可以挖到区块。接下来几天我又挖了几个区块,但是挖矿让我的电脑温度变高,风扇的噪音让我十分烦恼,于是我就关掉了运行程序,不再挖矿。现在回想起来,我希望我可以继续再挖一段时间,但是另一方面在比特币诞生之初我就参与了它的运行与挖矿,我已经非常地幸运了。这就是我的半杯水,一半遗憾一半幸运。

接下来再听到比特币的消息已经是2010年末了,我惊讶地发现比特币不仅仍然存在,还有了实际的货币价值。我重新打开了我的旧钱包,发现比特币还在里面,然后就松了口气。随着比特币价格不断攀升接近实际货币的价格,我将我的那些比特币转移到了离线钱包中,希望可以作为遗产留给我的子孙。

说到这个,2009年我突然被诊断出患有绝症,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就在2009年初,我的生活还处于最佳状态。我减掉了很多体重,还开始了长跑,跑过几次半马,同时也开始了全马训练。我一度训练到可以跑20英里,我认为我已经准备好了。但就在这时,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

我的身体机能开始衰退。我开始讲话含混不清,双手无力,双腿移动缓慢。2009年8月,既知名棒球运动员Lou Gehrig后,我也被确诊为ALS——也称卢伽雷(Lou Gehrig)病。

ALS是一种会损伤运动神经元(负责大脑发出的信息传到肌肉)的疾病。这种疾病首先会引发无力感,然后逐渐演变成全身瘫痪。病情通常会在2-3年的时间里迅速发展。而我的症状最开始是十分轻微的,还可以继续工作。但越来越严重的疲劳感与讲话困难让我被迫在2011年初就退了休。从那时起,我的病情就不断恶化。

如今我已基本瘫痪,整天都坐在电动轮椅上。基本上,我通过一根管子进食,然后通过另外一根管子呼吸。我能够通过一款商用人眼追踪系统操作电脑,并通过其语音合成器发出声音。我用arduino编写了一个界面,这样我就可以用眼睛调整轮椅的位置。

我的生活发生了转变,但并不算太糟。我仍旧可以读书、听音乐、看电视、看电影。最近我发现我甚至还可以编写代码,但就是编写速度非常慢,几乎要比我之前慢50倍。目前我正在研究Mike Hearn的建议,利用现代处理器的安全特点支持“可信计算”,强化比特币钱包功能。现在基本已经准备发布了,只是我还需要做些文档工作。

当然我也十分关注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因为我也身处其中。但我得到比特币基本靠运气,跟我自己没什么关系。我经历了2011年的比特币大跌。所以我知道,钱来得快去的也快。

这就是我的故事。总的来说我很幸运。即使患有ALS,我对我的生活还是很满意。但我的未来寿命有限,所以有关比特币继承的讨论不仅仅是出于学术上的兴趣。我的比特币存在保险箱里,我的儿子女儿也都精通技术。我认为它们很安全,我对我的这些遗产很放心。

他在患病后期的时间里,通过特定的软件,能将他的眼球运动转化为文本来编写代码。他甚至自己写了一个软件,可以让他用眼睛来控制他轮椅的位置。而到了2014年上半年,他的眼睛控制也开始失败了,他只能够通过控制他的眉毛动作来和别人进行沟通。他已经彻底被锁在了一个越来越无法和人沟通的身体里了。

除了加密技术和比特币之外,Finney还是Extropians运动的积极拥护者——Extropianism(超人主义),也被称为玄学(Extropy)的哲学,核心观点是建立“持续改善人类状况的价值和标准的可进化框架”,是技术人员和未来主义者所发起的,试图解决超人类主义和让人永生的方式。他们认为最终能够通过生物医学技术,或者上传意识等等方式来实现人类的永生,而现在可以通过冷冻的方式来保存人类的身体或大脑,等到有一天永生技术出现后再将其恢复。

ALCOR公司

随着病情逐渐的恶化,Finney的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他希望能够死后被冷冻起来,并且申请纳入了人体冷冻公司Alcor的观察名单。他明确表示,他一旦失去了和别人的沟通能力,他不希望依靠机器辅助设备来支持他的生命,他希望能够自然死亡并且立刻被冷冻起来。他在2009年曾经写道,
“我非常惊讶,我一直认为人体冷冻还会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但事实证明,这有很多理由能够给予未来巨大的希望,因为人体冷冻可能在最坏的结果之外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Hal Finney和他妻子Fran

2014年8月26日周二,已经丧失了沟通能力的Hal Finney和他妻子Fran一起乘坐空中救护飞机飞到了亚利桑那州的Scottsdale。Finney进入了Alcor附近的一家医院ICU进行检查,而Alcor的工作小组在那里等待最后的安排。在和家人说了再见之后,Finney的呼吸机被断开,让他能够自由的用自己的身体来呼吸。而此时,他的医疗服务提供者确保不会在死亡的过程中承受更多的痛苦。超出了医生原来的估计,一直在38小时之后,Finney终于完成了自己最后一次的呼吸。

在8月28日,星期四的上午9点,58岁的Hal Finney被医生宣告正式死亡。Alcor的工作小组马上开始行动,将他全身的血液和全部体液从身体抽出,取而代之是被Alcor称为“M-22”的一系列活血物质,Alcor说这些物质能够最小程度的影响他的身体组织,并且能够防止在冷冻时形成冰晶从而破坏细胞。在未来的几天里,会把他身体降到约零下196度。最终,Hal的身体将会被存放在一个3米高的铝制水箱当中,里面会装满450升的液氮。


ALCOR公司的铝制水箱

Finney主要是依靠人寿保险和比特币来支付这一切的费用,包括他自己和社区捐助的比特币。Finney由于是在很早期参与的比特币,所以并没有获得巨大的财富,并且在2009年他就需要支付大量的医疗费用,所以几乎耗尽了他和他妻子的全部积蓄。后来社区陆续向他捐助过25个左右的比特币,并且在13年比特币大涨之前就被兑换成了美元,那时候大约每隔比特币价值500美元左右。

Finney成为了Alcor第128个客户,而他的妻子Fran表示也准备将自己托付给Alcor公司进行冷冻。Fran说她很高兴能够在未来某个时候还能再看到Finney,而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可能都会再次拥有恢复了活力的身体。当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够从冷冻的状态恢复过来,许多科学家也认为这种做法其实非常不靠谱。

Finney和Fran也未尝不知道这种方式的巨大不确定性,Fran说她丈夫,Finney从来没有被怀疑者困扰过,他始终对有趣的技术充满好奇。

“Hal非常尊重别人的信仰,他不喜欢和别人争辩这些。但他觉得别人的想法对他不这么重要。他对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始终充满信心。他相信他能够找到真相,而且他也不会去说服任何人。……他对未来保持着乐观的态度,每一个新的技术,每一次新的进步,他都会拥抱它。他太热爱生活了,他热爱所有的一切。”

对于冷冻人体这件事情,Fran认为Finney一开始并没有对于复活的确定性有着某种幻想,只是他相信技术的进步。

“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我会回来’,但他告诉我‘我希望能回来’……Hal喜欢现在,但他会展望未来。他想要去未来,这将会是他到那里的方式。”


始终乐观的Hal Finney

Phil Zimmermann在2013年3月的一份电子邮件中,曾经写道,“Hal Finney是一个罕见的天才……他是一个非常棒的人,这是他的灵感来源,我真心希望能够成为像他那样的人。”(https://www.alcor.org/blog/hal-f ... cors-128th-patient/
Hal Finney虽然(也许是暂时)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对于中本聪的争论远远没有结束。就像前文提到的,无论是推特还是参与比特币的程度,很多人认为他很有可能是中本聪,但还有另外一个人却有着更大的可能性。现在,先让我们看看另外一个有意思的角色似乎更努力的想站在舞台的中央。

在澳大利亚,有个叫Craig Wright的商人自称为“中本聪”,而他一系列的作为让社区很多人认为他有太多的疑点,但有趣的是,他提供的很多所谓的“证据”却让他背后的另一个人逐渐浮出了水面。而此人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主角。

​(未完待续)​​​​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比特人-比特币第一中文社区

GMT+8, 2019-8-21 23:08 , Processed in 0.01749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